bet366官网
  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 > 文史资料 > 人物传记 >> 正文
从陕南抗日第一军战士到军分区司令员-----康萍
[来源:本站原创 | 作者:万本辉 | 日期:2017-08-23 | 浏览 次]

 

康萍出生于紫阳,成长于汉阴,1935年夏在汉中镇巴县参加红军游击队,1936年7月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,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从陕南抗日第一军战士到军分区司令员,参加过国内革命战争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身经百战,浴血奋战,屡立战功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全国解放后,历任苏北军区盐城军分区司令员,浙江宁波军分区司令员。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,荣获三级八一勋章,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。1978年2月离休,1988年病逝,同年3月家属从成都将骨灰接回家乡安葬,中共汉阴县委、县人民政府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。
一、从“小放牛娃”到“小长工”
他1914年农历3月22日出生于紫阳县古家坪的一个农民家庭,由于人多地少,很难维持一家人生活,4岁那年,他父亲与叔父分家,父亲带着他们全家7口人,迁到汉阴县万家扒。他虽生在紫阳,但成长于汉阴,所以他简历的籍贯是汉阴。
迁到汉阴万家扒后,他父亲租种了邓家的四五亩地和4间破茅草房,1920年冬,父亲过于劳累而不幸病逝,家庭生活重担落在了患病的哥哥和母亲的肩上。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他12岁那年到一家姓鲁的地主家放牛,每天早晨天一亮就上山,天黑才能收工回来,吃的是主人家的剩菜剩饭。14岁那年,鲁家看他长大了,就把他由“小放牛娃”升级成了“小长工”,挑粪种地、砍柴什么累活脏活都干,每天累死累活,得不到休息,不过工钱增加了,这样家里生活稍微好转了一些。经过童年、少年时期贫困生活的磨练,使他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,常常鞭策自己,不要忘记地主的剥削压迫,不要忘记穷苦人民的苦难生活。
二、替人当壮丁
1931年春,张飞生改编了安康地区的几支杂牌军队,其中一支是汉阴的沈寿柏(绰号“狗大王”)。沈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,下令各乡保抽丁,每户“三丁抽一,五丁抽二”有一天夜里鲁家找他,要他去替儿子当壮丁,条件是给他一年的长工工钱,保长还说当兵每月发军饷3元。为了维持家庭生活,他只好答应了鲁家的要求,第二天就去沈寿柏部报到,取名康西山。
当兵生活很苦,吃不饱饭,当了三个月兵,只发过一元军饷。有一次他请假探家,多耽误了一天,回到连里连长说他违犯了军纪,要打他三十军棍,幸亏排长讲情,才罚他站了一夜岗。有一天训练刺杀,他把枪掉到地上了,教官拳打脚踢还罚站,当时他泪水只能往肚子里流,暗暗咒骂这支可恶的部队。
1932年,红四方面军路经陕南到川北,打败了四川军阀的围攻,取得了胜利,国民党安康反动当局惊慌不安,下令调沈寿柏部驻守紫阳县城,沈到紫阳后即派一个营去洞河,以“剿匪”为名,抢老百姓的东西,被当地武装打得落花流水,营长被打死。1934年,赵寿山由汉中派兵围攻沈寿柏部,经过一夜激战,沈部被打垮,沈带着少数卫兵突围,当时康西山也是卫兵,带了一长一短两支枪,突围出来了。沈带着一二十名卫兵从紫阳方向准备到平利投奔他弟弟沈玺亭,康西山突围出来后,他看清了国民党军队的反动本质,就没再回沈部,他把两支枪藏在擂鼓台下边一户药农家中,并在药农家休息了两天,一天夜里,他偷偷回万家扒去看望母亲,当地恶霸邹洁之听说他回家了,带了几个团丁去抓他,团丁从前门进,他赶紧从后院翻墙跑了,在有家难回的情况下,他只好又背井离乡。
三、参加红军游击队
他想到自己替人当壮丁,到后来有家难归,于是就和两个可靠的弟兄,于1935年夏去汉中镇巴一带找红军,当他们到镇巴北边的一个山沟时,从一户草房子里出来三个身穿青色衣服,脚穿草鞋,手提竹篮找野菜的人,看样子像是红军游击队员,便向他们打听红军游击队的情况。他们打量着说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康西山回答:“是来找红军游击队的”又盘问了一阵子,就领他们到草房子里去见负责人,他们详细谈了无法生活,没有出路,想参加红军游击队,游击队高兴地同意了他们的要求,他们便留下来参加了红军游击队,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。以后,他们才知道这支游击队,是红四方面军向西转移时,留下的一些伤病员和少数班、排干部,组织起来的一支“川陕”游击大队,有130多人,其中不少是共产党员,由大队长赵德师、教导员秦超领导,下设三个分队,一分队长刘自材、二分队长黄昭山、三分队长罗少尉分别带领三个分队在川陕边界的万源、达县、镇巴、西乡等地坚持游击活动。1935年12月,川陕敌军进行大规模清剿,当时红军游击队采取“昼夜奔袭、声东击西”的战术,这时部队十分疲惫,生活更加艰难,常常一天吃一顿饭,甚至有时两天无一粒粮食下肚,100多人在一起活动目标大,而且生活上有很大困难。于是领导决定大队长、教导员带一、二分队向万源方向转移;三分队长罗少尉(湖北人)因伤未愈,留当地山区农民家养伤;三分队就由康西山和一个姓董的老红军战士带领向西乡、石泉、汉阴方向转移,争取和红七十四师取得联系。
1936年5月间,康西山带领的三分队30多人在西乡准备渡汉江时,遇到了地方保安团的围剿,他们边打边撤,三分队突围出来只剩十几个人了,才从汉阴的汉阳坪渡过汉江,在汉王城,他们杀了一个保长,在堰坪抄了地主吴春苔的家,搞到了不少钱财,解决了队员们眼下的生活困难。他又回擂鼓台取走了藏在药农家的枪支,然后就迂回在石泉、汉阴交界的山区,7月初的一天深夜他们袭击了龙家垭税卡,打死了卡长,缴获了不少财物,一部分补充自己,其余的送给了当地贫苦群众。
四、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
突围出来,他们剩下的十几个人去找红七十四师,后来在汉阴县龙王沟遇见了陕南抗日第一军,他们说明了来意,军长何继周(何振亚)说:“我们陕南抗日第一军指战员大部分是汉阴人,你们留在这里也一样”。游击队们都同意留在陕南抗日第一军。休息了两三天后,他们十几名游击队员被分配在陕南抗日第一军第三支队,康西山被分配到军部任副官,负责后勤筹粮工作。不久,敌人调集汉中、安康的国民党部队及地方保安团向秦岭山区围剿,他们攀陡壁,坐“地滑梯”,忍饥挨饿,昼夜行军,有时刚甩掉尾追之敌,又遇上堵击之敌,有时连续几天几夜翻山越岭,大家疲劳至极。农历9月中旬,陕南抗日第一军在佛坪、华阳等地歼灭了当地民团,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。1936年农历腊月14日(公历1937年1月20日),他们准备攻打汉阴县城,前卫部队开到铁炉坝娘娘庙,突然接到红七十四师派人送来的信,说发生了西安事变,通知他们向西安方向出发,主要任务是破坏铁路,防止国民党亲日派进攻西安,于是他们放弃了攻打汉阴县城的计划,向西安方向开拔。
抗日第一军到长安县子午口时,军部又接到通知,命令部队速找红十五军团汇合,他们连夜过了咸阳桥,赶到叱干镇与红十五军团汇合。不久,红十五军团进驻庆阳驿马关,他们驻军王菜园,军团在王菜园开大会,正式宣布将陕南抗日第一军改编为红十五军团警卫团,何继周任团长,军团部派李雪三任政委,沈启贤任参谋长。警卫团没有营建制,直属六个连,每连四个排,康西山任三连副连长,改名康萍。部队整编后,进行了5个月的大整训。卢沟桥事变后,部队开拔三原桥头镇,警卫团改编为八路军——五师三十四旅警卫营,不久开赴抗日前线。
康萍于1936年7月参加陕南抗日第一军,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先后担任红十五军团六八八团十连副连长、新四军六支队八团参谋长、肖县独立旅参谋长、苏北军区淮泗独立团团长,先后参加过平型关、河北风子店、晋东南地区、张店、晋东西店、河南保安山等多次战役,屡立战功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,当为我们深深缅怀。
谨以此文纪念抗战胜利72周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8月15日


中国·汉阴 版权所有:政协汉阴委员会办公室 陕ICP备05010055号
地址: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 电话:0915-5212601 投稿邮箱:25178356@qq.com